合作律所

在底层 – 我在美国华盛顿的两年工作经历

本文来自于新未名律师事务所蔡律师的亲身经历。


电梯门咣当一声关上,摇摇晃晃地开往底层,开往我的新工作地点。

几个月以前,我还在距离这里不远处一家高档写字楼的顶层办公室工作,从自己独立办公室的大窗户里可以看到波多马克河上的大桥和华盛顿市中心各处高高低低的著名建筑,门外坐着自己的秘书。然而,这是2009年,美国金融危机,房地产萧条,经济衰退的高峰阶段,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全美国最大的知识产权律所之一)也同样遇到难关。我的工作从一小时向客户收费四百多美元(那是十几年前的价位)的国际大律所律师,变成了做一小时收一小时钱(价格是此前的十几分之一)的合同律师,工作地点在大楼的地下室。

我走出电梯,和穿着打扮五花八门的工友们会合,开始了新的一天工作。地下室被分成几个大房间,每间屋子里面坐着几十个和我一样身份的合同制律师,从早到晚一动不动地紧盯着计算机屏幕,做基本的文件筛选分类和阅读工作。在这里我们不需要穿西装打领带,也没人在乎你的毕业学校和工作经验。地下室里面没有门窗,有各种横七竖八的管道穿过,旁边是嗡嗡作响的锅炉房和储藏室,上百人合用一个狭小的厕所。

美国是全世界律师最多和律师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已经有一百多万律师,每年还有六七万人从法学院新毕业(这个数量超过每年所有专业的理工科博士毕业生人数总和),加入到律师队伍里面。神仙老虎狗,各有各的活法。任何时候,都有大批律师找不到电视上面演的那种高薪白领工作,而只能是有什么给钱的工作就做什么。

「过去我幻想的未来可不是现在,过去我不知世界有很多奇怪,现在才似乎清楚什么是未来。过去的光阴流逝我记不清年代,我曾经认为简单的事情现在全不明白。」崔健的歌词,刘欢的《从头再来》,描写了我当时的心态。我从名校毕业,擅长考试和科研,有化学博士和法学博士学历,有本地律师执照和专利律师执照,简历上面有好看的工作经验和技能,一路行走在那个稳妥固定的职业轨道上,直到有一天忽然被甩下来。我此前虽然隐约知道有一些律师做合同制工作,也在自己所在的办公楼里面看到过(当时不清楚这种工作的内容),但是没有预料到,忽然间,变化的世界让我加入他们,成为了里面的一员。

我坐在计算机前面,点开一个又一个文件阅读。这种工作按照小时付钱(同时每个小时里需要完成一定数量的文件),为了挣到足够的钱,工友们经常在屏幕前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在地下室里固然是见不到阳光,出来进去也同样见不到 —— 打卡上班的时候还是早上七点,还没有到冬季日出时间,等到下班则已经是晚上七点以后,早过了日落的时候。在湿度高的地下室里面久坐,很快影响到我的膝盖功能,对身体的其他长远影响一直到现在也还有。

但是当时想不到这些,只是感到侥幸:天无绝人之路,世上原来还有这样一种只要坐着点文件就能挣钱的工作可以让我来做。读文件我是不怕的,多读一小时,就能多挣一个小时的钱,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有两个孩子,在这萧条的年代,我要持续有进项才能保持一点安全感。可是,这种临时性质的工作往往只能持续几个星期,甚至只有几天。很多个夜晚,我不能入睡,盯着卧室屋顶上面烟雾报警器的指示灯,仿佛那是天上的一颗星。我心里盘算着,下一份工作在哪里,什么时候开始,能做多久,能挣多少钱用来应付各种开支。

多年以后,我读到乔治奥威尔的回忆录《巴黎伦敦落魄记》,一下子就能深切感受到作者的经历和心情。与奥威尔一样,我自认为是一个有强烈平等精神的人,从来不喜欢等级社会的那一套。听说,在亚洲的某些地方,员工向上级汇报以后,不能转身走出办公室,把屁股对着老板;而必须是一步一步地退着离开办公室,保持正面谦恭的笑脸。这种工作环境和办公室文化是我从来不能接受的。后来,我自己有了公司和员工以后,一直努力于和同事们打成一片,相互尊重,让每个人都心情舒畅。

但是当时顾不到这些,只是埋头挣钱。如果遇到当面的轻蔑:不管是对大伙儿的,还是对我个人的;不管是直来直去的,还是隐含的,我都只当没看到没听见。从甲方律所派来监督我们这些劳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白人男青年,看起来刚从法学院毕业不久,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在屋子里面背着手踱着步走来走去,目光扫过来扫过去。我不禁暗想,他这种仪态莫非是从东方或者从电影里面学来的。有一次,在电梯里面,我按下到底层地下室的按钮,旁边一位(有正式工作,去其他楼层的)女律师大惊小怪地说:哎呀,还有人在地下室里工作呀?那里面还能工作啊?然后她自问自答:哦,对了,是那些合同制的员工噢。

我不责怪他们,他们只是没有足够的生活体验和生活经历。不久以前,我也还曾经是他们中间的一员,坐着律所付费的加长林肯车从机场到市中心,坐电梯到顶楼办公室或者有四周落地窗的豪华会议室,一边吃午饭一边参加电话会议同时还在写备忘录和各种Email,自以为很重要,自我感觉做着不能被替代的核心项目。现在回想起来,我很感恩有这样一个机会,一段在地下室里面打工的经历,让我开阔眼界,认识世界,有更好的心态和价值观,能够在浮华表面之外追求生活本质,还能结交到许多好朋友,一直到今天。

是的,劳动人民之间的友情更简单直白,更质朴真挚。和我一起打工的律师工友们里面有中国人,也有美国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比如非洲的,土耳其的,东欧的,南美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目标一致,都是为了挣出嚼裹,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可算计的,在打卡,工位,午餐,拼车等方面能够彼此照应。我经过那两年的工作结识了很多华人律师,并肩打工时形成的友谊一路保持下来。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面写到,斯万和他的女朋友出入贵妇社交圈的沙龙酒会,被虚伪和流言蜚语包围,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虽然还不是所谓「上流社会」遍布暗礁的凶险大海,但「也已经是环礁湖了」。我在北大上学时读到这段话,此后一直记在心里。

说了半天,我当时做的是什么方面的工作呢?举例来说,一些大公司有时会被美国政府调查,关于反垄断,反腐败,或者商业诉讼等等。然后,大公司需要先自查,充分了解自身情况,然后好决定是认罪还是反驳。自查需要拷贝相关人员的硬盘,尤其是往来的Email信件,然后聘请国际大律所来审查这些文件,提出建议。大律所为了审查浩如烟海的书面材料,把基本工作外包给乙方的人力资源公司,后者再雇佣我们这些合同制律师,在计算机上逐一阅读和标记相关文件。我从小喜欢阅读各种中英文读物,想不到因缘际会,多年以后会用在这里。

此前读化学博士的时候,我在教学楼地下室里做过几年的核磁共振实验,到后来,又在办公楼地下室里面做阅读文件的工作;这都是字面意义上在底层的工作,实际情况呢,也差不多:任务繁重,时间长,报酬低,不稳定。有统计数字表明,上餐馆吃饭,给小费百分比最高的,不是有钱人,而是同样做过餐馆服务生工作的人;因为他们有过同样的经历,能够体会到同类的辛苦。类似地,我当过博士生,博士后,做过合同工,临时工,多年来一直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这对于我后来为新未名律师事务所的客户们(其中很大比例是博士后,访问学者,博士生,以及其他处在事业早期阶段的专业人士)服务,与大家交流,理解客户们的实际需求,带来很大帮助。

郭沫若讲到,有一次,孩子生病,他守在医院病房外面,彻夜不眠,焦虑却又无能为力,心情激荡之中,写下来两首诗,后来曾经被人夸为佳作。他感叹道:众人称赞葡萄酒葡萄汁味道上佳,谁知那都是葡萄痛苦的血液啊。有很多人感慨:「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这只是笼统概括的说法。对于有过亲身经历的人,实现共情总是会容易一些,就像有过战场经历的士兵更加理解战争的残酷,有过育儿经验的父母更能知晓养孩子的辛苦。我有科研经历,留学经历,办绿卡的移民体验,也有在底层打工的亲身经历。所有这些,都对我后来经营律所,办理科研人员,留学生,和其他中国申请人的绿卡和签证有所助益。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走出舒适区,体验到新的活法,有时是因为自己的意志动力,更经常是因为命运车轮的转动。沈从文提到,他本来可能会成为湘西小县城里面的绅士,娶妻妾,吸鸦片烟;但是,命运的拨弄,加上他自己的读书经历和际遇,让他有了后来的人生。我本来也许会成为NIH(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 Staff Scientist,或者某家律所里面的 Staff Attorney,然而,2009年的金融危机,经济衰退 ,让我离开了原先按部就班的固定轨道。我在2009年自己开业(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注册了新未名律师事务所,同时开始在底层地下室打工来补充收入。打工经历断断续续地保持了两年,此后我们自己律所的业务越来越多,就不再出外打工了。十几年下来,我们新未名律所已经帮助数千位上万位中国申请人取得了绿卡和各类签证的批准。

我们新未名律师事务所已经在YouTube频道发布了几百篇视频,在微信公众号「美本美高留学指南」和《美国攻略》网站发布了几百篇文章,讲解美国移民和签证办理的各方面内容。申请人可以相应参考,了解更多信息。


本文由新未名律师事务所提供,供教育和交流目的,不是具体的法律建议。欢迎来电来信询问。

- 蔡律师: mcai@nwmlaw.com 
- 杨律师: qian.yang@nwmlaw.com
- 网址:www.nwmlaw.com

我们新未名律师事务所帮助数千位中国申请人准备和提交了 I-140、I-485 和各类移民签证以及非移民签证申请,获得了绿卡和签证批准,其中包括职业移民也包括亲属移民,包括 EB-1A、EB-1B、EB-1C、NIW、PERM、EB-2、EB-3,以及从 EB-2 降级到 EB-3、EB-5 投资移民,等等;包括 H-1B、B-2、O-1、L-1 等签证申请,还包括 I-485 申请被拒或者遇到 RFE 以后找到我们,在回复 RFE / NOID 以后,或提交 Motion to Reopen 以后,或重新提交申请以后,获得批准的。除了一条龙全套服务(比如从一开始准备 I-485 的全部表格和材料、到申请人全家拿到绿卡,负责到底),我们也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提供咨询(consultation),帮助回复 RFE、NOID,提交 Motion,帮助联系移民局询问 Case 情况并要求加速审批,陪同参加(或帮助准备)移民面试,提供翻译,以及 Review 申请表格和材料,解答问题等各种服务。

分享朋友圈

新未名律所专业办理各类美国移民和签证,拥有名校博士团队、十几年成功经验、数千批准案例,高批准率,免费评估。网址 www.nwmlaw.com。联系人: 蔡律师,mcai@nwmlaw.com;杨律师,qian.yang@nwmlaw.com

发表评论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提交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