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律所

从名校毕业以后,我34岁才在美国找到第一份正式工作

本文介绍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你从中获得经验和教训,能够更好地安排自己的人生。

Job Seekers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人生像一场电影,各种生活片段,欢乐也好忧伤也罢,都从眼前匆匆而过挽留不住。人到中年,电影已经播放过了半场;回头看自己过去的日子,就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或者电影里的故事一样,波澜不兴。但是,难免还有遗憾。

那一年我23岁

那一年我23岁,从北大化学系本科毕业,自己觉得未来有很多机会很多可能。然而,这样的基础学科,如果不转行、不读研究生,直接就业的机会很少,待遇和前景也很不理想。于是,我和很多同学一样,毕业后出国、继续读博士,在实验室机器的轰鸣中,在林立如山的玻璃仪器和层层累积的实验数据旁边,夜以继日、寒来暑往,又度过了五年光阴。五年青春时光化作了几页薄薄的期刊论文,和一本学位论文。

Your 5 Steps to U.S. Study

那一年我28岁

那一年我28岁,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拿到了有机化学博士学位,有第一作者论文在几家知名期刊发表,自己觉得未来还有一些机会、一些可能。然而,环顾四周,学位越高、就业面越窄,尤其是在一些理科领域。周围有一半以上的毕业生都去做了博士后,我最终也去了附近的 NIH(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做生物化学方面的博士后。

Denver Laboratory (DENL) | FDA

刚去的时候,我心想,在这里最多待半年。但是,911以后绿卡处理时间放慢,月复一月地往返于家中和实验室,学科研技能,做实验,写文章,找工作,实验失败,继续改进,从头再来,周而复始。等到我终于确认自己因为动手能力不够强,生物理论基础不够好,而难以在学术界找到稳定的正式职位的时候,已经是四年过去了。

那一年我32岁

那一年我32岁,做过了博士后,没有工作,没有确定的出路。我发现自己考英语标准化考试的能力还有,于是考了LSAT、上了乔治城大学的法学院(在全美国属于Top 14,是我们DC地区最好的法学院),读三年制的法学博士JD学位。读了两年以后,到第三年开始的时候,借着就业市场好的东风,我找到了一家大律所的 Student Associate 工作。

那一年我34岁

那一年我34岁,在从名校本科毕业十一年以后,经历了许多波折,才终于有了这第一份正式工作(博士后只是培训性质的临时合同工作,研究生期间担任助教和助研更只是兼职的津贴性质的临时工作)。职位名称是「学生律师」或者叫「实习律师」。这十一年的经历,显然是我本科毕业时年青时没有能够想到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自己总体上还算努力,运气也还可以。

  • 高考的时候,我的分数比北大的录取分数线要高四十分,应当能够上任何系。大学里面,同学们准备出国留学,我也考了托福和GRE,并且在毕业时就被国外的研究生项目录取。
  • 博士期间,头两年没有什么成果,后来找对了方向就有不少科研发现,如期毕业,还在毕业前(只有本科学位时)就提交了NIW绿卡申请(那时候几乎没有排期等待时间)然后在OPT期间获得批准。
  • 只有那几年博士后期间算是收获不多:此前做化学,实验材料看得见摸得着;后来改做生化,实验对象都是只有用仪器和放射性标记才能捕捉到的微量物质,实验要成功和重复对于笨手笨脚的我也意味着更大的困难。
  • 后来,读法学院时,因为LSAT分数高还一直都有奖学金,读书期间和毕业后也按部就班地找到了实习和工作(而且那两年市场还比较好,我提前一年就开始了全职工作)。
  • 同时,我还有来自家庭的支持:妻子一年半就拿到了MBA学位,在本地大公司工作,起薪比我高几倍,此后一连七年都比我工资高,支持了家庭开支和我读法学院的学费。

有了这一切有利因素,我还是一直到34岁才得到了第一份稳定的工作,正式的工作。要是没有这些条件和支持呢?要是运气更差一些波折更多一些呢?不堪设想。

往事已矣

往事已矣,人生难免留下遗憾,已经无法改变。

34岁以前的人生,因为自己收入少,工作不稳定,难免影响到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舍不得花钱,也没有多少钱花;很多事情做不了,很多想做的没做到。现在想来,如果我当年更多一些自信和勇气,能够果断离开自己的舒适区,早尝试多尝试一些其他机会,而不是按部就班地一年一年熬,并且早日正视自己的缺点和短板(比如实验技能不够好),相应地扬长避短,应当能够有好一些的结果。

同时,人生际遇和心情是可以互相影响的,能够完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受外界影响那只有接近圣人才可以。我长期做着低薪、不稳定、还需要周末加班、前途不确定的工作,虽然一方面自认为是有些才学和知识、懂得诗词歌赋文史地理的数理化生,另一方面也难免要怀疑自己百无一用、眼高手低、终究会一无所成。

做一个普通人,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因为自己在眼界和行动上的限制,而把一手好牌打坏,错过原本可以有的种种机会,那,总会有很多缺憾吧。蒲松龄在多次科举落榜以后写了「有志者事竟成」的对联鼓励自己,法国的卢梭一直到37岁才参加征文比赛获奖脱离了被贵妇人包养当帮闲清客的身份,那是他们最后成功了。否则,连人带故事也就一并埋没了吧。我愿意做一个普通人,也很高兴现在做一个普通人;想要吐槽的,只是对投入产出的不对称、和从名校毕业以后经过多年辗转一直到34岁才找到第一份正式工作开始过上普通人生活的不甘心。

那一年我36岁

那一年我36岁,在经历了前述种种之后,在新的转折和机缘到来时,终于鼓起勇气自己创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开设了新未名律师事务所(www.nwmlaw.com ),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还算稳定,服务了至少几千、可能上万名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客户,尤其是和我一样的科研人员、专业人士、来自中国的大学毕业生。我们律所的 YouTube 频道和微信公众号都有近万人订阅,有几百篇视频和文章;在《美国攻略》首页的专栏文章也有很多阅读。写这篇文章,除了分享自己的经历,以及必不可少的介绍自己当前的工作以外,更多是为了给和我有类似经历的留学生、博士后、访问学者,和其他专业人士提供下面的建议。

我对你的建议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抓住时间窗口;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积极采取行动;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十年以前,其次是现在,沉没成本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不要驻足叹息,要抓住时机做出改变。

具体来说,如果你像我一样已经读了研究生、做了科研工作、有了论文发表和引用,可以拿来用作敲门砖和 Stepping Stone,让你用多年时间取得的专业成果起到作用、给你回报,比如用来支持你的NIW或者EB1美国绿卡申请,不需要有在美国的固定工作,不需要雇主支持,不拘于当前的签证身份(H1B, O1, L1, F1, J1 以及 H4, F2, J2 等等都可以),甚至不要求身在美国(也不要求提交申请后留在美国),不一定要已经有博士学位(我自己就是在读书期间申请的),不需要多少费用(和投资移民比起来不到一个零头),也不需要很长时间(两三个月准备,提交后一年到三四年拿到绿卡),全家(包括配偶和孩子)都可以取得绿卡。

从什么地方开始呢?可以从阅读观看我们新未名律所(New Weiming Law Group)的文章和视频开始。像我这样手比较笨、有拖延症、有很多缺点的人,都能在毕业前鼓起勇气尝试,在30岁时拿到了绿卡。现在的条件和信息比那时候要好多了,你又有什么担心失去的呢?

Diversity Visa 2021 Program - Applications Open | U.S. Embassy in Croatia

几句结束语

绿卡是手段,不是目的;是让人多一些选择、多一些机会的保障;在这个文凭过剩、而职位有限,竞争激烈、而资源有限的时代,可以为你避免内卷、避免996提供一些帮助。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在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错过了很多机会以后,也终于能够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如果没有绿卡,这一切可能会更难一些,比如工作机会少、发展机会少、缺少稳定的支撑和后路。

人各有志,美国绿卡当然不会适合每一个人,但是还是有很多中国申请人有兴趣的:比如,办美国投资移民的,绝大多数是中国人,投资移民要拿出几十万美元,等很多年,还有众多风险和不确定性,最后拿到的还只是两年的条件绿卡,两年以后还要另外申请去除条件,又有另外的手续、一些风险,和较长时间等待。相比之下,NIW和EB1类别的职业移民,以及一些亲属移民(比如绿卡持有人的配偶),时间短、花费少、手续简单、成功率高。我们新未名律所已经为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博士后、访问学者、其他专业人士,和来自世界几十个国家的申请人成功取得了美国绿卡和签证批准。

更多信息

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参见:

微信公众号搜索「美本美高留学指南」,YouTube搜索「New Weiming」

分享朋友圈

新未名律所专业办理各类美国移民和签证,拥有名校博士团队、十几年成功经验、数千批准案例,高批准率,免费评估。网址 www.nwmlaw.com。联系人: 蔡律师,mcai@nwmlaw.com;杨律师,qian.yang@nwmlaw.com

发表评论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提交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