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律所

新未名蔡律师:面对中考、准备分流不上高中时的选择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Your 5 Steps to U.S. Study

我读初中的时候,本校的高中毕业生被大学本科录取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二十。我们初中这一年级有七个班,每个班四十多个学生。我初二的时候在班里考试成绩排在第二十多名,也就是一半以后。

本来并不是那样的。我小时候学习成绩还好,也得过奖状和表扬。后来,在「小升初」考试的时候,数学得了满分,但是语文没有考好,可能是因为作文里面模仿了当时读过的小说,让阅卷老师觉得有些离经叛道。那时候不考英语,和后来不一样,和现在新形势下的规定又一样了。总之,最后我没有考上重点,上了一所普通中学。

然后,一方面是上了初中以后叛逆,另一方面是因为不会处事而被Bully,一来二去,上课听不进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一直到多年以后,我还记得空对着考试试卷上的题目,完全没有头绪,无处下手的紧张焦虑和空虚。

About the CVP| California-Great Basin | Bureau of Reclamation

那时候,社会上提倡「分流」,说同学们不要千军万马挤在高考独木桥上,要多考虑其他出路。相应地,初中教室外面也贴出来很多职业高中项目的介绍。我家附近的另外一所普通中学就取消了高中部,改为和一家酒店合办职业高中,毕业后到酒店当服务员。

我回家问父母,我初中毕业以后,不上一般高中,去读职高怎么样?当时,我还引述了在宣传材料上看来的说词,说这个出路注重实际,紧密联系就业,适合某些学生。我那时候还不到15岁,本来只是有几分凑热闹的想法;但是说来说去,自己也开始觉得越来越有道理了。

父母的表情比较复杂。他们大概不想公开反对,既不符合报纸上的时尚潮流,又担心激起逆反。另一方面,旁观者清,他们看到我缺少社会经验和技巧,未必适合过早工作以及过早开始职业培训。并不是说在校成绩不好就自动适合去打工。于是,他们当时没有回应,可能是商议了以后,见我不再提起,才旁敲侧击地说:「要是有可能,还是需要争取接受高等教育。。。」

我父母都是铁道科学研究院的工程师,研究员,文革前一年的大学毕业生。要是他们当初晚入学一两年,就会在大学期间遇到文革,不能正常毕业,成为所谓「老五届」的学生,人生遇到更多波折(包括在校园里分派武斗的风险和此后的各种坎坷)。要是在文革开始时读高中,那就是「老三届」,是知青的主力,其中一些人在十年以后文革结束恢复高考时才进入大学,已经二十七八岁了。要是早几年上大学呢,又可能会成为右派,我有一位堂舅便是。总之,投胎的地点固然重要(比如有的省市高考难度低,有的则难度极大),年份的影响也必不可少。

父母那时候可能还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别的话,我都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上面那一句。多年以后,读到一句古诗,「鼓角灯前老泪多」,回想起来,或许反映了他们当时的心境。

年青人的想法经常改变。过了些天,我在学习方面忽然有了一些进步(也许是因为从学校自己出试题改成了全区统考,题型更适合我),再加上父母的劝说,于是又不再想职高的事情了。最后,我的中考分数是全班第六名,但是,即便如此,这个中考分数还是仍然不够考上重点高中的分数线,距离区重点都还差了十来分。这也说明我所在初中当时的实际情况如何,说明我想到要读职高不是没有道理的。

上了高中以后,我的际遇发生了很多改变。我喜欢化学,初中时候这一门的成绩就比较好,一来这是初三才开始的课程,此前被Bully的影响小一点。二来我此前就读过《元素的故事》和《十万个为什么》等书里面的相关内容,很有兴趣。到了高中,我的班主任老师正好是化学老师,这应当说是一个难得的机缘。考虑到我本来有可能读其他高中,即使这一个高中里面同一年级也有四个不同的班,我正好分到这个班里,实在是很幸运的。我后来的妻子在高中几年里面一直和我在同一个班,连座位都很靠近,这就更加幸运了。我们后来在大学毕业后就结了婚,共同生活到现在。

回想起来,我觉得,大多数学生的资质都差不多,环境和机缘很重要。季羡林先生在八十多岁的时候总结自己的一生,他说:人生所能够有的成果,主要决定于天资,努力,和机遇。除了极少数天才,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并没有多少分别。良好的机遇太重要了,不但有直接效果,还会进一步激励激发人的动力,让人努力去达到自己此前没有想到过的目标。即使是在一所普通高中,即使是在重点学校林立的北京市海淀区。

高中阶段,我在适合自己的环境里成长起来,有了比以前好很多的发展。我参加北京市和海淀区的化学竞赛,得了几次奖,高三那一年获得全北京市第二名(那时候市一等奖只取三个人)。同时,其他科目也忽然开始变得容易了。高考的时候,我的分数超过北大的录取分数线四十分左右,上了北大化学系。后来的事情,参见我写的另一篇文章

Welcome | Town of Cross RoadsTown of Cross Roads

回想起来,如果我当时没有选择读高中,如果我去读了职高,会怎样呢?欧亨利的小说里面讲,人的命运是由我们的本性决定的,也许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沈从文的回忆录里却说,如果他少年时没有因为迷恋一个女孩子而拒绝亲戚的指婚,人生可能会完全不同。个人经验都是有限的,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如果初中阶段成绩不好,学生和家长不一定要失去信心,不一定只能在个人身上找原因。有时候,换一个环境,几个月或者一年下来,可以有巨大的变化。我从初二时在班里考试排在第二十八名,到高一时在班里考试排在第一名,只相隔一年多的时间。

我们那个时候,一般人还没有出国读高中或者大学本科的选项。现在的社会给学生和家长提供了更多机会和选择。我的孩子读高中AP课程时,我读了美国的大学教科书,感觉比自己当年使用的课本要讲得清晰透彻,更容易有效果。现在,有几万中国学生在美国读私立高中,每年都有很多中国学生从这些学校(以及从中国的国际学校,民办学校,和公立学校国际班)考上美国大学名校。说到出国,说到命运,我和北大化学系的同学们是新东方俞敏洪较早的一批学员。当时新东方的一个段子是:人的命和运是分开的,比如,俞敏洪是天生的劳碌命,但是有时不走运,劳而无功;有时行运发达,忙碌但是有很多回报。现在大约是俞敏洪不太走运的一段时间吧。无论如何,他的个人事业早已成就了,受影响更大的,或者说在这一段时期应当特别注意摆脱影响避免受影响的,是千千万万中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如前面提到,投胎的地点固然重要,年份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另一方面,即使在文革时期,也有老三届学生坚持学习,等到恢复高考以后考上了大学或者研究生的。现在这个时代,大家可以有更多选择,并不是除了「内卷」就只能选择「躺平」,并不是除了「学区房,补习班」就只能选择听天由命 「一路等到中考再开盲盒,50%的人(或者50%的可能性)不能上高中」。退一步说,即使没有上理想的高中,理想的大学,还可以出国读书,改变命运。

作为移民律师,我在过去几年里读过上万份中国留美学生(和访问学者)的简历,了解到成千上万中国留学生的读书和事业发展经历,看到他们如何在美国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并且帮助数千位中国留学生取得了美国绿卡批准。参见我们的文章:《真实经历,留学生移民美国取得绿卡的10条途径》,《访问学者,博士后,J签证持有人绿卡常见问题解答》。美国在今年五月和六月里已经签发了五万多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总体来说,目前美国留学和移民的形势比川普在台上的那几年要好很多,绿卡排期前进很快。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办理美国绿卡,有利于缓解和远离内卷;同时也可以避免不由自主的躺平。

更多信息,请参见我们关于美国留学移民的综述文章和以下视频:


本文由新未名律师事务所提供,供教育和交流目的,不是具体的法律建议。欢迎来电来信询问。

- 蔡律师: mcai@nwmlaw.com 
- 杨律师: qian.yang@nwmlaw.com
- 网址:www.nwmlaw.com

我们新未名律师事务所帮助数千位中国申请人准备和提交了 I-140、I-485 和各类移民签证以及非移民签证申请,获得了绿卡和签证批准,其中包括职业移民也包括亲属移民,包括 EB-1A、EB-1B、EB-1C、NIW、PERM、EB-2、EB-3,以及从 EB-2 降级到 EB-3、EB-5 投资移民,等等;包括 H-1B、B-2、O-1、L-1 等签证申请,还包括 I-485 申请被拒或者遇到 RFE 以后找到我们,在回复 RFE / NOID 以后,或提交 Motion to Reopen 以后,或重新提交申请以后,获得批准的。除了一条龙全套服务(比如从一开始准备 I-485 的全部表格和材料、到申请人全家拿到绿卡,负责到底),我们也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提供咨询(consultation),帮助回复 RFE、NOID,提交 Motion,帮助联系移民局询问 Case 情况并要求加速审批,陪同参加(或帮助准备)移民面试,提供翻译,以及 Review 申请表格和材料,解答问题等各种服务。


分享朋友圈

新未名律所专业办理各类美国移民和签证,拥有名校博士团队、十几年成功经验、数千批准案例,高批准率,免费评估。网址 www.nwmlaw.com。联系人: 蔡律师,mcai@nwmlaw.com;杨律师,qian.yang@nwmlaw.com

发表评论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提交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