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i Waite:亚裔美国劳工活动的历史对今天的学生至关重要

本文编译自 Kimi Waite 8 月 30 日发布在 Ms. Magazine 上的文章(替换了图片);原文在这里。作者介绍:Kimi Waite 是 2019 年「环境教育 30 岁以下 30 人」奖项的获得者,该奖项由北美环境教育协会颁发。她还是与 The OpEd Project 和耶鲁气候变化传播计划合作的气候危机公共声音研究员。 Ms. 创立于 1971 年,是美国第一本全国性女权主义杂志。

尽管有数百年的种族歧视性法律,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一直积极参与劳工抵抗。

约 1970 年代的游行中有亚裔美国人举着中文标语
国际妇女制衣工人联盟照片(1885-1985)
来源:康奈尔大学劳工关系学院

###

虽然劳动节是在 1894 年由总统 Grover Cleveland 签署成法、以认可美国工人的贡献,但有色人种和女性工人的贡献往往被教科书和媒体所忽略。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自 19 世纪中叶以来就一直是美国劳动力的一部分,并且一直在进行组织和抵抗。随着在学校教授亚裔美国历史的法律逐渐增多,教授亚裔美国劳工活动对于培养下一代关心团结和联盟建设的领导者和公民行动者是至关重要的。

作为一名亚裔美国女性,我在 K-12 上学期间,总是被刻板地认为是安静、顺从和勤奋的工作者。直到我在大学里上了一门亚裔美国研究的课,我才了解到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也是劳工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在面对与工作有关的不公时远非沉默和顺从。

1867 年,完成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最后一根铁轨安装的三名华人工人 Ging Cui, Wong Fook, Lee Shao
图:史密斯博物馆 / Amon Carter Museum of American Art Archives, Fort Worth, Texas

19 世纪中叶最著名的活动家之一是 Wong Chin Foo(王清福,1847-1898),他因为首创「华裔美国人」(Chinese American) 一词而出名。他是一名致力于推动美国华人社群民权和劳工权的记者。他在 1892 年创建了「华人平等权益联盟」,以抗议继排华法案之后、宣布华人不适用于美国公民身份的吉尔里法案 (Geary Act) 。

王清福|图:Rockwood / Wikimedia

尽管美国有种族歧视性法律的历史,但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一直积极参与劳工抵抗。 1887 年 6 月 25 日,数千名华裔铁路工人举行了罢工,要求与白人劳工同工同酬,以及更好的工作条件和更短的工作时间。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也与其他边缘群体一起参与了劳工团结和工会组织。

作为一种分而治之的手段,以降低工资、削弱工人权力,不同种族和族裔的劳工经常被挑拨起来相互对抗。在这种情况下,建立团结和联盟是必要的,这种团结通常是民间形成。

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是劳工历史的一部分,面对与工作有关的不公,他们远非沉默和顺从。 1903 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斯纳德,日裔和墨西哥裔美国人组织了一个农场工人联盟,名为「日裔-墨西哥劳工协会」。这是美国劳工运动史上的一个历史性事件,因为这是不同种族群体的成员首次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有凝聚力的劳工工会。这些团结的历史是至关重要的,但菲律宾人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已被抹去。

由 Larry Itliong 和 Philip Veracruz 带领的菲律宾农场工人在 1965 年组织了加利福尼亚中央谷的葡萄工人罢工。他们与 Cesar Chavez 和 Dolores Huerta 联手组成了「联合农场工人组织」。他们展示了墨西哥人和菲律宾人在抵抗中团结起来的历史,以及团结和统一的力量。亚洲女性对劳工历史的贡献也经常被教科书所忽略。

在 1980 年代,唐人街的制衣工人为制作裙子和夹克只能赚到 50 美分。拥挤的环境和糟糕的通风条件导致了结核病的发生。

在制衣厂缝纫的华人女工
国际妇女制衣工人联盟照片(1885-1985)
来源:康奈尔大学劳工关系学院

1982 年,近 20,000 名中国移民女性走上纽约市唐人街的街头,要求获得福利、公平的工资和更好的工作条件。这次罢工仍然被认为是唐人街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之一。当数千名亚洲移民女性在唐人街游行几小时后,雇主撤回了他们的要求,工人和他们的工会赢得了这次罢工。

一名抗议的女工脖子上挂着中文标语
国际妇女制衣工人联盟照片(1885-1985)
来源:康奈尔大学劳工关系学院

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在工会组织、集会和组织活动方面发挥了很多角色,以激励工人为正义和更好的工作环境而战,但他们在劳工历史中的影响经常被媒体和教科书所忽视。为了认识到他们对劳动运动的贡献,在学校教授亚裔美国历史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有四个州已经通过了法律,要求在学校里教授亚裔美国历史,但学者和活动家认为,这必须超越仅仅为我们的 AAPI(亚洲裔和太平洋岛民)社群获得胜利的种族竞赛。目标应该是在地方层面建立 AAPI 社群的基层进步力量,并与其他边缘化群体建立团结。今天的学生们也有同样的愿景,他们走出教室抗议 DeSantis 的教育政策,对种族正义问题发表看法,并抗议针对 LGBTQ+ 社群的歧视性法案。白人至上主义的目标是要分裂我们,而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抵抗。

Derek Yang

生于湖南,先后在北京和广东学习与工作。2013年移居美国。EB-1 职业移民。非移民律师、非移民中介。Twitter @mrderekyang

Disclosure: We are an Amazon Associate. Some links on this website are affiliate links, which means we may earn a commission or receive a referral fee when you sign up or make a purchase through those links.

相关文章

没找到您想要的信息?
请使用我们强大的搜索工具!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tock images sponsored by depositphotos.com | Skim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