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页 » 阅读|新闻 » 经济学人:为何这么多中国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经济学人:为何这么多中国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经济学人报道 —— 数据分析显示,他们的困境可能比之前想象的更严重。

每年这个时候,各公司都会到中国的大学校园寻找潜在员工。今年情况不乐观。武汉的一场招聘会上,一家公司在招聘管理培训生,但只要精英毕业生,并且报价每月仅 1000 元人民币,这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吉林的一场招聘会上,多数职位要求高学历,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在网上说:「下次就别请我们了。」 另一位学生抱怨说公司根本不招人,招聘过程 「全是谎言」 。

数据描绘出了同样黯淡的景象。去年六月,城市中 16 至 24 岁人群的失业率达到了创纪录的 21.3% 。这个数字可能让政府尴尬,因此它停止发布这一数据序列,同时修改计算方法,不再包括正在求学中的求职青年(美国、英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在计算失业率时都会包括这部分学生)。新的数字虽然低一些,但依旧令人沮丧:三月份,城市中的年轻人失业率为 15.3%,几乎是整体失业率的三倍。

对于年轻毕业生来说,情况可能更加糟糕。中国没有公布这一群体的失业率。但我们通过梳理全国十年一度的人口普查和统计年鉴中的数据,得出了一个估算。按我们的计算(包括正在找工作的学生),2020 年,大学教育的 16 至 24 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 25.2%,是当时所有年轻人失业率的 1.8 倍。

情况可能自 2020 年以来有所改善,或者影响我们计算的变量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变化。但也有可能情况变得更糟。简单假设,如果 2020 年的比例关系仍然成立,如今超过三分之一的年轻毕业生可能处于失业状态。

认为情况不会改善的一个原因是,失业青年中毕业生的比例增长速度,超过了其占年轻人口的比例(见图表 1)。 2022 年,大学和职业技术学院的毕业生占失业青年的 70%,二十年前这一比例仅为 9% 。以年轻人口的百分比计,这些毕业生在 2020 年占了 47% 。

深红色为失业年轻人中大学毕业生所占的比例,浅红色为年轻人口中大学毕业生所占比例(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增长高于其他年轻人)

至少部分原因是中国经济增长缓慢。对毕业生的需求停滞不前,与此同时,供应量却在增加。今年预计将有近 1200 万学生从高等教育机构毕业,比去年增长了 2% 。从 2000 年到 2024 年,中国每年的毕业生数量增长了十倍多(见图表 2)。

中国大学生数量的增长(单位为百万)

这一趋势可追溯至中国经济学家唐敏提出的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期扩大高等教育招生的政策。他认为这样的政策可以推迟年轻人进入就业市场,通过教育支出刺激经济。政府采纳了他的计划,与社会变革同步推进。在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下出生的孩子在 1999 年开始成年。家庭规模有限,父母可以在每个孩子身上投入更多,并有更大的动力鼓励他们学习,因为这些孩子预期将来要供养父母。

随着对名额的需求增加,大学的规模和数量也在增长。 2000 年代初通过的法律允许私营机构进入这一领域。这些被称为民办大学的私立机构学费远高于公立大学,并有动力招收越来越多的学生。这些学校的招生人数自 2004 年以来增长了 560% 。当时,每十个大学生中就有一个在民办大学学习。现在,每四个中就有一个(见图表 3)。

私立大学生所占比例

民办大学通常对中国的大学入学考试——高考的分数要求较低。但所有学院和大学的录取率一直在上升。 1999 年之前,不到四分之一的高考考生被这些机构录取。而今天,大多数人都能成功入学(见图表 4)。

中国大学录取率

毕业生数量的增加可能不会成为问题,如果他们学到了雇主需要的技能。但中国公司抱怨找不到合格的候选人来填补他们的空缺职位。问题部分在于质量低下的民办大学。然而,技能不匹配的问题贯穿整个高等教育。例如,学习人文学科的学生人数虽然在增长,但对这类毕业生的需求远低于其他领域的专家。

有些学生试图避开艰难的民营部门就业市场。 2024 年,参加中国公务员考试的人数达到创纪录的 230 万,比去年增长了 48% 。还有些人选择了攻读研究生学位。硕士和博士生的数量增加了这么多,以至于一些校园已经没有足够的住宿设施。

找不到与他们学位相匹配的工作,一些毕业生只好接受低技能的工作,比如送外卖。去年,温州的一个机场的备忘录提到,它雇佣了建筑师和工程师担任园丁和鸟类控制人员。

西安交通大学的李小光教授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卢瑶教授研究了中国的就业不足现象。他们使用全国调查数据发现,2021 年,23 至 35 岁的工人中有 25% 的人超额资历,高于 2015 年的 21% 。卢女士说,问题可能会加剧,因为面对失业的毕业生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低端工作。

结果,追求高等教育的回报似乎在下降。去年,由斯坦福大学的埃里克·哈努舍克领衔的研究人员发表的一篇工作论文发现,在中国,35 岁以下人群的高等教育工资溢价从 2007 年的 72% 下降到 2018 年的 34% 。

2008 年,教育部的一名官员似乎承认,国家在迅速扩大高校招生时犯了一个错误。但教育部很快撤回了这一说法。如今,政府似乎更关心教育系统的规模而非其质量。去年中国新开了 61 所学院和大学。《人民日报》自豪地宣称:「我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

在上个月的国情咨文中,李强总理至少在口头上强调了确保更多毕业生学到先进制造和老年护理等领域所需技能的重要性。但许多人仍将发现,他们的学位并不能保证一份好工作。多年来,人们一直被告知,高等教育是通往更好生活的阶梯,他们的挫折感在增加。

维尼爸

哈啰!我是小编 🐻 维尼爸。

Disclosure: We are an Amazon Associate. Some links on this website are affiliate links, which means we may earn a commission or receive a referral fee when you sign up or make a purchase through those links.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tock images sponsored by depositphotos.com | Skim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