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ucius institute

《外交学者》: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兴衰

这些由中国政府支持的项目引发了争议,它们会东山再起吗?

《外交学者》2023 年 11 月 28 日 ——

2019 年,全美有 100 多所大学和学院设立了孔子学院,与中国政府合作,号称是为了提供汉语和文化教育。

「孔子学院」这个名字是中国政府为了迎合外国,尤其是西方的情感而取。「孔子」这个名字在海外是一个积极的形象:聪明睿智、名言警句。孔子学院项目是 2004 年由胡锦涛启动,但现任总书记习近平更进一步,向中国人重新介绍了孔子,让这位古代哲学家更加流行。习试图以自己的形象重新塑造中国共产党,在此过程中强调儒家思想 —— 正如毛泽东曾经强烈反对它一样。

对于毛泽东来说,儒家价值观是中国无法现代化、以及不愿意现代化的根源。孔子强调社会的有序和谐,不计一切代价。因此,扰乱和平稳定的环境不受欢迎、不被接受。不惜任何代价也要避免混乱,哪怕因此让中国成为一个过时的社会、无法应对不断逼近的世界挑战。

1949 年接管这个国家后,毛泽东努力从「新」中国消除了儒家生活与理想。儒家文本,尤其是著名的《论语》,在全国范围内被焚烧。儒学作为一股治理社会的力量,与旧中国的一切,都被中国共产党的原则所取代。

重塑孔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55 年后,孔子被重新提起、包装成为国际外交的工具。中国称其使命是在美国知识界传播汉语研究和中国文化。学中文的外国人,只有极少数最终能够达到流利的会话水平。因此,教授外国人汉语并不会给中国带来太大的威胁。很少有外国人的中文水平能达到可以在中国独立工作而不需要翻译协助。

那么,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孔子学院的目的是什么呢?有几个可能的答案。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在美国大学设立孔子学院,最自然、最明显的用途是获取美国大学、教职员工、学生、以及所在地区的数据和信息。它同时也是一个工具,用来向美国公众传递积极的中国形象,尤其是在面临大量关于人权、技术盗窃、以及中国在毒品贸易中充当的角色的负面报道时。

另一方面,孔子学院还可能用于监视这些院校的中国学生。实际上,这个功能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可能比对大学及其周边进行低级别的监视更为重要。

中国实施非常严格的国家安全法规。这些法规实际上要求中国公民向政府报告任何被认为可疑、且可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活动。在中国政府看来,这项法规并不仅限于中国境内,它使每个中国公民都有责任保护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无论这些威胁可能存在于何处。

尽管这项法规在海外没有司法管辖权,但海外的中国学生也受到该法规的约束。一旦学生返回中国,如果他们被举报参与、或开展可能损害中国共产党或政府的活动,包括发表批评党国的社交媒体帖子,他们可能会面临法律后果。

此外,在国外的中国公民,还可能会因未报告其他中国公民从事对中国利益有害的活动而面临起诉。未向中国当局报告此类活动,与实际从事这些活动一样,都会被追究责任。

一些中国学生担心,孔子学院可能成为这种情况的发生地。中国派驻在美国孔子学院的工作人员,已经通过了中国式的 「政治正确」 审查。因此,这些工作人员对于观察校园内的中国学生的生活并了解美国教育机构同样感兴趣。

抵制

毫不意外,随着美国对中国不断增长的猜疑,这些孔子学院很快引起了白宫以及国会两院议员的关注。孔子学院通过校内外活动可能施加的影响和宣传,引起了跨党派的担忧,最终通过立法,对托管孔子学院的大学和学院实施经济制裁,迫使它们关闭孔子学院。

2018 年,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总额为 7,170 亿美元的国防法案,里面有条款,禁止国防部资金用于由孔子学院、或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院校提供的中文教育,无论孔子学院是否参与授课。

有趣的是,该禁令包括了一个豁免条款,允许院校寻求国防部官员认证,表明孔子学院的教师或员工未参与寻求国防部资金的课程、也没有对其课程设置有任何权力或影响。禁令生效后的几个月里,有 13 所大学和学院申请了豁免,但全部被拒。

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GAO)是一个非党派的国会监察和调查机构,他们应国会议员的邀请,研究并报告了自资金限制措施实施以来孔子学院的状况。该报告于 2023 年 10 月 30 日发布。

GAO 报告

GAO 国际事务与贸易团队的主管金·吉安诺普洛斯表示,他们进行的调查不是为了 「调查孔子学院是否在从事某些行为」,而是为了 「描述当前的情况」 。

GAO 发现,在 74 所回应调查的大学院校中,超过 91% 的孔子学院还同时参与了所在地商业社区的 「外联」 活动。超过 28% 的学院向 K-12 学校提供课程。对于那些担心美国大学、儿童和商界领袖会成为中国共产党宣传的目标的人来说,孔子学院成为了一个焦点问题,体现了许多人眼中美国对华政策的软弱、无效、不成熟。

GAO 报告同时发现,这些院校的管理人几乎完全不担心会有间谍活动、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其他国家安全威胁。根据报告,有 「80% 的调查受访者(74 人中的 59 人)表示他们对这些问题 ‘完全不担心’」,而只有 5% 的受访者(74 人中的 4 人)表示他们 「非常担心」 或 「有些担心」 。

商界和政府的中国观察家可能会对这种观点感到惊讶。但正如吉安诺普洛斯告诉《外交家》杂志的那样,「学术环境是一个开放的环境」,他们鼓励 「信息共享」 。学术界与商界和政界有 「不同的动态,不同的信息处理方式」,她说。

确实,这些大学院校主要关心的不是美国的国家安全,而是失去政府研究项目的资助。在面临选择时 —— 是要美国政府的资金、还是要孔子学院 —— 大多数院校都选择了向美国政府屈服。

一个脚注

现在,美国绝大多数孔子学院已经关闭。但还有一个脚注。

国家学者协会 2022 年 6 月报道称,「孔子学院曾经是中国海外影响力战略的一部分,如今在美国已经几乎消失:118 个孔子学院中有 104 个关闭了。但孔子学院的消亡并没有阻吓中国政府 —— 他们在说服美国的大学院校,用新的名字、重新开设改头换面的孔子学院项目。」

尚不清楚大学院校是否会因为设立这些改头换面的项目而面临同样的制裁。如果不会的话,在未来的很多年离,中国将继续对合作共事的美国学界施加影响和利益。

链接:The Rise and Fall of Confucius Institutes in the US

Derek Yang

生于湖南,先后在北京和广东学习与工作。2013年移居美国。EB-1 职业移民。非移民律师、非移民中介。Twitter @mrderekyang

Disclosure: We are an Amazon Associate. Some links on this website are affiliate links, which means we may earn a commission or receive a referral fee when you sign up or make a purchase through those links.

相关文章

没找到您想要的信息?
请使用我们强大的搜索工具!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tock images sponsored by depositphotos.com | Skim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