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th Teeth Removal

美国拔智齿的亲身经历

都说美国看牙贵。身边很多朋友,要么嫌贵不看牙,要么在出国前赶紧拔了智齿、修复了坏牙。至于美国拔牙流程是怎样的、到底有多贵,我一直不知道。

为什么要拔智齿?

前段时间老妈在国内拔了智齿,说是智齿已经破坏到旁边的牙齿了。我意识到牙齿的问题越拖越麻烦,于是下了决心把智齿拔掉。

我在杜克大学做博士后,牙医保险是 Ameritas 。我的牙医保险 100% cover 每年一次 X 光检测及两次洗牙(为了长远健康,建议定期洗牙),另外拔牙什么的可以 cover 80%,但最高不超过 1000 美元。另外,如果某一年的 benefit 没有用到 500 美元,可以给下一年累积 250 美元。

我住在北卡的 Durham,经一老教授推荐找了牙医诊所 Grant H Service 。 Grant 人非常 nice 和专业,看完我的 X 光后推荐我拔掉三颗智齿,第四个没长出来不用拔。我问他疼不疼,他说不疼,去了睡一觉、醒了就拔好了,休息两天即可恢复正常。我立马意识到 Grant 给我推荐的是全麻拔牙。

保护你的牙齿健康

拔牙的几种麻醉方式

  • Local anesthesia,即局部麻醉,只麻醉做手术的部位及其周围。比如说,做深度清洁(deep cleaning)就会在你的牙床上注射麻醉剂,打完后半边脸就没知觉了,参见《深度洗牙的亲身经历与注意事项》 。
  • Intravenous sedation(镇静麻醉):俗称 IV sedation,通过静脉注射麻醉药物,影响的不只是做手术的部位,而是整个身体,属于全身麻醉的一种。
  • General anesthesia(全身麻醉):这是真正的「全身麻醉」,结合静脉注射 + 鼻子吸入麻醉气体,让全身彻底麻醉。根据宾州牙医诊所 Briglia Dental Group 的介绍,普通的牙齿手术现在较少用这种 general anesthesia,大部分都使用 IV sedation,原因大致有两个方面:(1)现在的 IV sedation 技术麻醉效果已经很好。(2)General anesthesia 有产生严重并发症的风险(it has the risk of serious complications)。

下面是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的牙医 Dr. Kevin J. McCann 录制的关于拔牙麻醉的 YouTube 视频,包括大致的流程介绍和注意事项等。

全身麻醉前 6 个小时不能吃、喝,因为胃部若有食物和水,麻醉过程中可能产生严重风险。

到牙医诊所做 Evaluation

Grant 自己不能做全麻拔牙手术,因此把我推荐给了另外一个牙科手术师 David Frost 。首先预约了 evaluation,David 大概看了一眼智齿的情况,跟我说了一下拔的过程:静脉注射,一两分钟后睡觉,醒了就拔好了,第二天就可以从事 normal activity 。

David 在说第二天就可以从事 normal activity 的时候非常自信,联想到之前朋友在国内和在美国的一些拔牙经历,我当时持怀疑态度。在见 David 之前,助理给我看了一个半小时的 video,里面科普了智齿的一些知识、和拔智齿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然后就是签字表明自己知道可能产生的风险和负面影响。

见完 David 之后,助理跟我约了手术时间,然后强调一定要找个司机在手术当天接送,因为拔完之后麻药后劲还在,会有暂时的意识不清醒状态。此外,给我开了一瓶处方漱口水,让我手术前一天开始用,并且嘱咐手术当天早上不能吃饭喝水(参见麻醉部分的说明)。

这次 evaluation 的费用是 75 刀,然后给我按照最复杂的情况估计了一个完整手术的费用,并且给了我两种付款方式:一次性付清可以省 3%;或者分成三次付,首次付款是 1/3 。

美国拔牙前的注意事项
美国拔牙前的注意事项
美国拔牙的费用估计
美国拔牙的费用估计

拿着这些材料回家后,便开始了术前的心理建设。毕竟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手术,我先在 Google 上搜了下 David 的信息,发现他的评价很高,基本都说是一次非常好的 experience,而他本人也是 UNC 的 Associate Professor,这样我便对手术操刀手放心了。然后,温柔的女友调研了很多术后照顾的要点,让我对这次手术更加有信心。

手术过程很顺利

手术当天早上,我在女友的陪伴下穿着宽松的运动装来到了诊所。首先是交了费,一次性 872 美元,刷完卡后护工便把我叫了进去,问我早上有没有吃东西喝水,我答曰没有,然后带进手术室。这个时候我开始紧张了起来,特别是护工在给我身上贴各种监测设备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种大手术前的架势。

当护工让我躺下并给我胸前铺上一层蓝布的时候,David 来了。老司机 David 看到我紧张的样子先和我聊聊天,反复强调不会有什么感觉。等他把麻药给我打上之后,过了估计一分钟我就完全睡着了。醒来之后手术已经完成了,但是意识确实不大清醒。这个时候我的女朋友也被叫进来了,护工和医生跟她交待一些注意事项后,便用轮椅把我推到了车上。

回到家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不光被静脉全麻,口腔也被局部麻醉了。女朋友每隔四十五分钟给我换一次棉花,我才发现原来我牙齿两边是咬着东西的。手术当天的食物是凉的牛奶,酸奶和冰激凌,然后早早地就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之后,口腔的局部麻药的作用完全消失,但是并没有很疼的感觉。在床上躺了一上午后太过无聊,下午便和女朋友出去走 trail 了。第三天起来正常上班,第四天开始正常吃东西,一周之后去见 David 复查,没有问题,基本就算恢复正常了。这个时候,我完全相信 David 之前说的「第二天就可以从事 normal activity」是对的了。

总结一下术后护理。主要就是每天两次处方的漱口水,定时服用非处方镇痛药布洛芬(美国生活常备的 OTC 药物参见这篇文章),手术当天下午一直冰敷。在女朋友的精心照料下,全过程没有出现肿胀和痛感。术后第二天就恢复正常的刷牙和牙线清洁。

拔牙的费用和账单

拔牙账单
拔牙账单

最终账单:拔牙 1,936 美元,保险公司介入之后,我自己要支付的是 880 美元。

作者介绍

投稿人 Zhe Zhu,计算机图形学与计算机视觉研究者,酷爱户外运动。

Derek Yang

生于湖南,先后在北京和广东学习与工作。2013年移居美国。EB-1 职业移民。非移民律师、非移民中介。Twitter @mrderekyang

Disclosure: We are an Amazon Associate. Some links on this website are affiliate links, which means we may earn a commission or receive a referral fee when you sign up or make a purchase through those links.

相关文章

没找到您想要的信息?
请使用我们强大的搜索工具!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美国拔智齿的亲身经历”

  1. Tina Avatar
    Tina

    请问你拔智齿填骨粉了吗?(bone grafting), 我的牙医给填骨粉的报价 350 刀一颗, 这个费用保险不报销,全部自费。除去费用贵不说,也不知道这个填骨粉是不是必要的?谢谢你的分享!

    1. Derek Yang Avatar
      Derek Yang

      我没有/不需要。大部分人拔智齿不需要做 bone grafting, 但有些情况可能会建议做。每个人的身体/牙齿情况不同,不要拿别人的经验来套在自己身上、替代牙医的专业意见。如果不放心的话,最好的办法是另外再找一个牙医做评估,获得 second opinion. 拔牙一般都可以做免费的评估。

      比如,加州加牙医诊所的意见是:拔智齿不需要/不应该做 bone grafting, 但有一种情形除外:若患者年龄较大,下颌骨愈合能力减弱、并且旁边牙齿的骨支撑已经受损,那么可能要考虑做 bone grafting 。

      「DO I NEED A BONE GRAFT AFTER WISDOM TEETH EXTRACTIONS?

      The answer is absolutely and unequivocally NO. Bone grafting is not needed at all after wisdom tooth extraction. There is one small exception to this rule, but other than that, bone grafting is not needed after a wisdom tooth extraction and can actually create more harm than good.

      THE EXCEPTION

      The only exception to this rule is when the patient is older, with a diminished jaw bone healing capacity AND compromised bone support for the tooth adjacent to the wisdom tooth being removed.

      In this case, a bone graft can be contemplated and should be discussed with the patient, but the decision to proceed should be done on a「case by case」basis only, and that is only after a patient has been properly counseled on all risks/alternatives/potential benefits of treatment.」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tock images sponsored by depositphotos.com